在缅甸抽烟的只有女人

缅甸这个国家,满大街穿裙子的男人和脸上涂抹得白花花的女人,已经够让人“惊艳”的了。更让人觉得诧异的是,这个国家吸烟的,只有女人,在缅甸呆了半个月,要找个抽烟的男人,还真是不容易,我刻意去找了,结果只发现了几个常居于此的华人。

这里的男人,找到了比大烟更“刺激”的东西,那就是——嚼槟榔。那普及率是相当相当高的。

第一次发现这样瓶瓶罐罐的小摊,我还是以为是作油漆生意的,上面还有星星点点的石灰,后来才知道,这就是当地的槟榔摊。

在我国的南方,嚼槟榔只是一种很简单的零食行为,但在缅甸,槟榔的吃法却显得非常讲究:首先是展开一片树叶子,用加水稀释过的石灰在表面刷上一层,接着撒上几颗槟榔粒,再从不同的罐子里放上各种香料。

各种原材料都齐备以后,再拿新鲜的绿叶子包起来,一个“缅甸槟榔”就成型了。缅甸人买槟榔一次至少买一包,有4到6个不等,装在一个小塑料袋里,用牙签把袋口封住装在兜里,吃的时候随时拿出。

一般来讲,一个长年男人,一天吃个一两包是标准的量。和抽烟一样,嚼槟榔也是要上瘾的。槟榔里含有生物碱,据说上瘾后一旦不吃,口中会发酸,这也是为什么当地人不停嚼啊嚼的缘故。于是,满大街嚼槟榔的男人,构成了此地一个独特而令人难忘的风景线。

经常看到一个男人嘴一张,红色的汁液从嘴里喷薄而出,星星点点的飞溅在地上四处都是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流血事件。

那些嚼着槟榔的血盆大口,有时看着的确很可怕,最可怕的,就是伴着笑容的血盆大口,那情景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长年累月的这么嚼着,那牙齿肯定好不了,一口黄牙已经是有碍瞻观了,那一口红牙呢。据我的观察,缅甸的男人大多都是“牙缝男”,一口红黑红黑的牙齿,近距离看时多少有些心理障碍,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。这个业余歌手的嗓子很亮堂,但也是一嘴红牙示人。

这是我在蒲甘时的马车夫,时不时地,就来这么一包,看样子很享受。包槟榔的叶子在各地的市场都能看到,一叠叠理得很整齐,看上去很油亮新鲜。一般做槟榔生意的都是女人,但嚼槟榔的女人却很少能看到,也许是出美观的考虑,一个满嘴红牙的女子,似乎比一个满嘴红牙的男人更可怕。可以看出,槟榔是此地的一门大生意。

缅甸的雪茄很奇特:过滤嘴是用纸卷的,茄衣是青色的烟草叶子,末端封口,味道清淡,和古巴雪茄那种浓烈的烟草味简直是另一个极端,甚至还有青草的气息。这样的烟,似乎就是为女人准备的。而她们抽烟的姿势,也有几分优雅。这里的烟草没有加化学品,所以很纯,可以慢慢的抽上好一阵子。